教育新闻

案值超3亿元制售仿冒乐高案宣判 积木界的“李鬼”如何

时间:2020-09-11 04:58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今年9月2日,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判这起案件。法院审理认为,案件涉及的绝大部分仿冒玩具已经流入市场,不仅给权利人造成损失,也严重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,犯罪情节特别严重,社会危害性极大。该案的主审法官高卫萍介绍:“涉及侵权的一共有47...

  今年9月2日,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判这起案件。法院审理认为,案件涉及的绝大部分仿冒玩具已经流入市场,不仅给权利人造成损失,也严重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,犯罪情节特别严重,社会危害性极大。该案的主审法官高卫萍介绍:“涉及侵权的一共有47个系列,663个款式,销量巨大,根据鉴定报告显示,在2017年9月份到2019年4月期间,其销售金额已经高达3亿多元,这么大的一个非法经营数额,在我们以往审理的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当中非常罕见。”

  高卫萍介绍,犯罪团伙主打低价策略,大部分复刻版玩具的价格通常只有正版玩具的十分之一,吸引了不少消费者购买。但复刻玩具使用的劣质原材料会给使用者带来安全隐患。高卫萍说:“这些胶件等是委托外面的一些工厂加工,这些工厂用的材质本身不是特别好。‘乐拼’玩具相对于乐高玩具来说,品质肯定是有一定差异的。“

  高卫萍说,从小作坊式制假售假再到大规模复刻知名品牌产品,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都有“傍大牌”“门槛低”“差价大”等特点。“第一,这种人气较高的游戏、动漫、美术作品,以及积木拼装玩具和相应的周边产品,极易成为盗版侵权的对象;第二,设计成本较低,比如本案,它主要以复刻为基础,仅做了部分细微的修改;第三,仿冒品的售价和正版售价差异比较大,材质和品质等都有差异。”

  2018年6月,乐高上市了一款布加迪威龙玩具汽车,但仅过去一个月,市面上就出现了一个名为“乐拼”的山寨版。这款玩具在包装、造型方面与乐高原版相差无几,甚至连拼搭说明书都一模一样,而售价只有原版玩具的十分之一。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侦查员仲仕凯说:“乐高的玩具,它的搭建、组装都很精密,每一块积木之间的搭建都很顺畅。但是‘乐拼’积木搭起来后,有的地方松紧度差别很大,有的‘乐拼’积木搭好后很松,直接会掉下来。”

  去年4月份,上海警方在广东汕头、深圳等地警方的配合下,成功摧毁了这个涉嫌侵犯乐高品牌著作权的犯罪团伙,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,捣毁生产、包装、仓储等窝点3处,流水线10多条,缴获说明书近20万份,包装盒20万多件。此外,警方还缴获了等待上市的成品“乐拼”玩具63万多件,案值3.3亿元。

  2018年10月,上海警方调查发现,像这样涉嫌侵犯乐高品牌著作权的“乐拼”玩具在市面上大量销售。警方随后开展立案侦查,很快锁定了一个以李某鹏为首的犯罪团伙。

  9月2日,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一审宣判,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被告人李某鹏有期徒刑六年,并处罚金九千万元;判处其余8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到四年半不等,并处相应罚金。那么,“乐拼”究竟是如何以假乱真从中牟利的?仿冒玩具会给消费者和玩具市场带来哪些危害?

  经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版权鉴定委员会鉴定,“乐拼”公司的玩具、图册与乐高公司的玩具、图册均基本相同,构成复制关系。

  “因为乐高拼装玩具人气比较高,销量也比较好,所以让本案的被告人看到了一定的商机。他们购买正版的乐高玩具,通过拆解、电脑建模、复制图纸,委托他人开具模具,同时注册了‘龙军玩具厂’,租赁厂房进行大规模生产。销售途径,一是线上,主要是通过电商平台销售;二是线下,主要通过发展经销商,再通过经销商一层层委托出去进行线下销售。”高卫萍说。

  高卫萍表示,判决充分体现了我国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的立场和力度,将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,营造法治化、国际化的营商环境。她说:“对于这些案件的审理,我们法院审理的主要思路是,坚持定罪处罚总体从严,同时宽严有度,确保罪责刑相适应。随着我们国家经济地位的提升,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,维护知识产权对于保护我们的国际声誉也有比较重要的意义。” 【编辑:苏亦瑜】

  法院宣判:被告人李某某以侵犯著作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九千万元。

  央广网上海9月4日消息(记者谭朕)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不少家长都给孩子买过乐高积木,但是“乐拼”您听说过吗?乍一听,您可能觉得这大概就是一款和乐高类似的积木玩具,然而这背后却隐藏着一起案值超过3亿元的玩具盗版侵权案件。“乐拼”和“乐高”在品牌名上虽有一字之差,可“乐拼”做的玩具却是完全照搬乐高。为了牟取非法利益,一犯罪团伙未经乐高公司许可,在五年时间内,大肆生产销售仿冒的“乐高”玩具,销售金额竟高达3亿多元。

  其余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至三年不等刑罚,并处相应罚金。高卫萍介绍,2015年至2019年4月间,在未经乐高公司许可的情况下,该团伙分工配合、紧密合作,犯罪轨迹涵盖设计、生产、销售等各环节,形成了一条有组织、系统化的犯罪链条。